以前的盛大给现在的上海创业带来很多

  2009 年夏天,彼时的盛大做了一件让整个游戏圈都震惊的事——在毗邻东方明珠的金茂大厦上打出了“永恒之塔”四字,号称世界上最大的网游广告。在没有 LOL,WOW 还处于换代理的尴尬时期,盛大打得这一手好牌,足以载入中国游戏史上。不过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中国第一游戏公司的名头被腾讯所夺,再后来的事,大多数人也都没了印象。

  去年,因工作的机会,我见到并采访了当年盛大游戏首任 CEO 李瑜女士,谈起当年推广 Aion 的盛况时,从她的眼神中我依然能看到做这样一件影响远大的事的激情,而如今,她已是母婴社区优谈宝宝的创始人。

  可以说,当年盛大以及他的那些员工们创造了一是时代,那时的端游哉国内还处于发展的顶峰,而盛大正是整个市场上的领先者。

  所以,当我得悉有机会参加盛大离职员工的活动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想看看这群曾经对中国游戏产业影响深远的人如今都在干嘛。

  和很多大公司一样,前几年经由几个前盛大员工组织后,有了“盛斗士”这样一个圈子,成员都是以前盛大各部门的员工,而这次“黄金盛斗士”聚会则是在前者基础上更进一步,想要整合起盛大系创业人员,在创业、投资方面对接起“内部”资源。 组织者戴宏婧表示:“黄金盛斗士”作为盛斗士的一小部分,俱乐部中的每一位对曾经服务过的盛大都拥有着深厚的感情,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追逐新的梦想的同时,也能找到同在创业路上的伙伴,找到大家需要的资源,再造更多的盛大。

  在活动现场不大的场地上几乎坐满了人,显然,不单是很多人都想看看老同事,组织者所倡导的资源对接也是吸引人的原因之一。盛大离职员工聚会活动并不是第一次,之前多以老友聚会形式为主,而如今,创业大潮下,盛大系很多员工都已经走在创业的路上。像 Ucloud 创始人季昕华,洋码头联合创始人兼 CTO 章飞鹏,包括陈大年如今在做的 WiFi 万能钥匙,都是各自领域内的领先者。而活跃在创投界的如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谭群钊,有成资本创始合伙人朱海发,红杉资本中国合伙人郑庆生。

  如果能将这群盛大系创业者和投资方面的资源对接起来,帮助更多的盛大系人创业,显然是一件颇有意义的事,而盛大这么多年在上海积累下的人员和资源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应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是盛大的延伸吧。

  如今舆论说起上海创新创业环境时,总是诟病其做得不如北京深圳好,也没有一家巨头公司,大家都选择性的忽略了盛大,这家曾造就出中国首富的公司。

  2008 年,彼时已经将网游业务做到顶点的盛大准备将触角伸到更多领域中,由此创立了盛大创新院,如今你依旧可以在浦东看到以此命名的大楼。按前盛大创新院的霍炬先生说,当时盛大以业内一流的薪水从全国各地招聘来了数百个一流的互联网人才,之后,这群人大多扎根上海,如今上海互联网的局面多少都受着这群人的影响。盛大给上海留下的远不止是回忆。

  可惜的是,高手聚集的创新院并没有给盛大挽回大势,资金和时间上的消耗使管理层不断调整方向。此外,一些内部创新项目也得不到公司层面太多的支持,例如当时盛大内部有一款类似今天陌陌的社交软件,时间上甚至早于陌陌,而就是因为得不到支持最终也不了了之。

  今天我们再来看盛大,可能张江的那几座建筑里留下的痕迹已经远不能和鼎盛时相必,创始人陈天桥也功成身退,远赴新加坡开始了新的投资人角色,原有的业务卖的卖,散的散,也令人感慨。

  而在下个十年延续盛大使命的则是被盛斗士们称作“年总”的陈大年,连尚网络创始人兼 CEO,在陪伴其哥哥创业十年从不站到台前,而现在连尚旗下的 WiFi 万能钥匙也已经开启新一轮以估值 30 亿美元在融资中。在福布斯最近发布的国内成长最快创业公司中,万能钥匙也是沪上诸多公司之一。而其本人也以幽默平易的性格在盛大系的人心中拥有着一席之地。

  无论如何,一家公司颠荡起伏的发展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是盛大对于上海创业创新的影响我们依然能够在他曾经的员工身上看到。

  《无主之地OL》项目取消 盛大游戏称在商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